【原標題:富士康竊案】

  富士康鄭州園區規劃占地面積10平方公里,也許,富士康的“大”,反而給了年輕打工者以渺小感和無力感。
  此案在富士康集團公開審理
  24歲的“老工人”
  如果你有一個三歲的孩子,活潑可愛,你認為世上最幸福的事是什麼?當然是陪著他一起成長!每天看著他那粉紅的小臉,聽著他奶聲奶氣地學說話,看他做出各種笨拙滑稽的動作和表情,他的每一點進步都會讓你欣喜不已。甚至是他生病了,你陪他一起上醫院也是一種幸福!然而,這樣的幸福對郭勝濤來說卻已是奢望。這個24歲的青年,將要在鐵窗里度過6年多的生活。當他重獲自由時,他的兒子大概已上小學三年級。看著兒子那麼熟悉(他一定在夢裡找他千百度)卻又有一點陌生的眼神,郭勝濤一定會悲從中來、欲哭無淚吧?
  郭勝濤,1989年11月出生(發案時24歲),河南汝州人,父母親和妻子都在農村務農,但他初中沒畢業就到深圳富士康打工了。2011年4月,郭勝濤轉到鴻富錦精密電子鄭州有限公司(鄭州航空港區富士康科技,以下簡稱富士康)工作。所以,郭勝濤雖然才24歲,卻已是富士康的“老工人”了。也正因為是“老工人”,所以才對富士康的生產流程比較熟悉,才有“條件”作案。
  郭勝濤是富士康廠區不良品物料倉的副班長,但平常手下的人都稱他為班長,同案的楊文慶就是他的手下之一。富士康的物料倉分為良品倉和不良品倉。不良品倉的工作是收集從生產線上退下來的有問題的手機配件,按照手機顯示屏、主板、後殼等等分類,再把分類好的配件轉到報廢倉,將這些有問題的手機配件報廢。楊文慶是負責退大件的,就是CG(即iPh°″“5手機顯示屏)和後殼。
  “老工人”郭勝濤發現,料倉的管理一直都比較混亂,每天的轉進轉出數目都很大,經常有對不上賬的情況。於是,2013年春節前的時候,郭勝濤找到楊文慶,商量一起把料倉的CG弄出去一些賣錢。楊文慶同意了。2013年4月3日、4月9日、4月13日,上班時間,楊文慶分三次,每次300塊,共將900塊CG帶出車間。
  這900塊CG都是良品,本來是要從生產線上的KT倉退到良品倉,再返回公司大倉庫的。楊文慶找到KT倉負責退料的侯某,跟他說這一批CG退料的時候不要在單子上打上是不良品還是良品。根據慣例,這些良品如果打上單子,良品倉的人就會收走。如果單子上不顯示,良品倉的人就不管,不良品倉的人就可以收走。楊文慶和侯某的關係很好,於是侯某就同意了,將這批良品CG轉到不良品倉,也就等於是轉到了郭勝濤的“能力範圍之內”。楊文慶分三次把這900塊CG抱了出來,郭勝濤在廠區門口接應。
  郭勝濤接到這些CG,騎著電動車,按照小廣告上的電話,通知收屏的人。900塊CG,郭勝濤賣了3萬元,和楊文慶均分,一人一萬五。而CG的實際價格,是每塊38美元,按當時匯率,900塊CG價值21萬多元。
  艱難的夢想,迷失的青春
  12月2日,記者來到鄭州富士康總部採訪。富士康可真大!記者來到這裡,感覺像是來到一個大型社區。資料顯示,富士康鄭州園區於2010年8月投產,規劃占地面積10平方公里,目前建成廠房面積148萬多平方米、相當於160個標準足球場。另有250萬平方米藍領公寓,以及倉儲區、查驗區、堆場及配套設施。目前,富士康鄭州園區員工人數已逾30萬人,已經成為富士康的第二大園區,僅低於深圳園區。
  在河南,有人笑稱,河南的新特產是“山藥、紅棗和蘋果”。這個“蘋果”就是指富士康集團生產的蘋果產品。如今,鄭州已經成為蘋果iPh°″“5手機全球最大的生產基地。富士康鄭州園區在中原經濟區的騰飛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有關資料顯示,2013年前三季度,富士康在河南的下轄企業進出口達209.4億美元,占全省進出口總額的54.1%,對全省外貿增長的貢獻率達85%。
  然而,如此漂亮的數據,對在富士康打工的普通打工者而言,有什麼意義呢?也許,富士康的“大”,反而給了打工者以渺小感和無力感。記者註意到,鴻富錦精密電子鄭州有限公司的註冊資本是1億美元,而一位普通工人的月薪在2000元左右。據一位富士康中層管理人員介紹,在富士康工作,加班是常態,也是增加收入的最普遍方式。富士康是年輕人的世界,在這裡打工的以90後居多。而年輕人是有夢想的。從月薪2000元到有朝一日也能夠擁有如此巨大的工廠,其間的距離實在過於遙遠,靠加班如何能實現夢想!於是,某些人的青春就此迷失。
  本案中的楊文慶,1987年出生,河南省新安縣人,大專文化程度。作為一個農家子弟,能夠讀完大專,楊文慶一定是全家人的驕傲,也是他們的希望所在。然而,記者看了他在富士康的薪資證明,也不得不承認,他的實現夢想之路也註定是艱難的。他在2012年的前7個月,每月的工資都是1500元左右,最低的1400多元。後來漲到2000多元。2013年1月的工資最高,5259元,真不知是他加了多少個班掙來的!也許,如果掙錢過於艱難,對金錢的誘惑的抵禦能力就會下降到可憐的水平。所以,當2013年春節之前,郭勝濤找到楊文慶,說把CG弄出去賣,至少可以抵兩個月的工資時,楊文慶就答應了。
  不乾凈的錢很快就花光了。2013年4月23日晚,在盤點料倉的時候,郭勝濤偷偷告訴楊文慶:被髮現問題了,趕緊走!於是楊文慶就離開了富士康,到外面繼續打工。當年12月,他來到江蘇昆山的一家公司上班。12月27日,當地派出所的民警到公司找到他,說他是網上逃犯。郭勝濤則是逃回了老家,於2014年1月23日在家中被抓獲。
  案發後,楊文慶家東拼西湊了2萬元退贓。2014年7月19日,經檢察機關提起公訴,法院一審以職務侵占罪,判處郭勝濤有期徒刑六年零六個月,判處楊文慶有期徒刑五年零二個月。郭勝濤和楊文慶都沒有提出上訴。
  庭審當天,富士康鄭州廠區的總經理專程從臺灣飛到鄭州,對郭勝濤和楊文慶這兩位年輕人的下場他表示惋惜。
  小案件,大作為
  這樣一起案件,看似很小,涉案金額只有區區21萬多元,但是,此類案件在富士康頻頻發生,占航空港區檢察院全年受理案件的百分之三十還多。更重要的是,鄭州航空經濟綜合實驗區發展規划上升為國家戰略,對港區的發展環境,尤其是政治社會和法治環境提出了更高要求,而富士康在該區的地位非常重要,如何讓此案的辦理能夠教育更多人,尤其是年輕人,也是檢察官的職責所在。於是,航空港區檢察院就此案“動作頻頻”。
  組織公開庭,以案釋法。在鄭州市檢察院的具體指導下,航空港區檢察院在富士康集團組織了公開庭,管城區法院巡迴法庭在此公開審理此案,當天,鄭州市檢察院副檢察長宋超也親臨庭審現場,觀摩指導整個庭審過程。這樣的公開庭審,今年已經舉行了多次,不僅給在場旁聽的2000餘名員工做了一次生動的法制宣傳教育,更就集團管理漏洞給集團管理階層也提了醒,特別受企業和員工的歡迎。
  自今年5月起,航空港區檢察院與富士康集團密切聯繫,已經建立了常態化溝通機制。在辦理與富士康有關聯的審查逮捕和審查起訴案件時,主動和富士康法務部門溝通,瞭解被害單位訴求,及時答疑說理,形成了與富士康法務部門定期聯絡溝通機制,對涉及知識產權、計算機領域的犯罪,航空港區檢察院邀請上級相關部門及有關專家召開座談會為企業答疑解惑。
  在企業內部設立檢察工作聯絡站。根據富士康企業的要求,航空港區檢察院在富士康廠區安全處設立檢察聯絡站,每周二、周四派專人到聯絡站開展工作,及時解決企業遇到的問題,並開展了檢察官送法活動,有針對性地進行法制教育,做好犯罪預防工作,保障和服務企業發展。
  發出檢察建議,幫助企業建章立制,推動企業法制體系建設。結合辦理的富士康集團的多發案件,在分析研究的基礎上,航空港區檢察院專門給富士康企業發出檢察建議,分析案件的發案特征,企業在生產經營中存在的管理漏洞以及對企業建章立制的建議。建議企業強化內部管理,完善監督制約機制;強化法制教育,積極創建法制環境;加強企業文化建設,增強員工主人翁意識。
  “微課程教育”把法制宣傳教育納入企業文化建設。航空港區檢察院成立微課程工作室,註冊“酷炫青春”公眾微信訂閱號,通過發佈圖文信息、視頻等多樣化方式,打破時間和空間限制,隨時隨地進行普法宣傳教育,讓受眾在排隊、坐車或在家裡沙發上都可以通過手機學習一些小案例、小法律知識,較之常態的普法宣傳教育,更加隨意、輕鬆,也更易於接受。目前,“酷炫青春”公眾賬號已通過發放宣傳頁、懸掛橫幅、掃描二維碼的方式在富士康廠區內迅速推廣,影響力不斷擴大。   (原標題:"老工人"侵占公司財產21萬 檢方以案釋法服務企業發展)
創作者介紹

小丸子

qjvpfdppevd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